宜昌桑拿会所|网友留言

Online message

  • 1贵港足疗保健会所    [王益网友]
    小小版的TF也出来了。。。
  • 2宿迁最好的桑拿    [宜川网友]
    有人没
  • 3达州的小姐几百一夜呀    [防城港网友]
    一楼祭奠LXM大叔!!!
  • 4铜仁性息    [青铜峡网友]
    个人还是觉得热火和鹰队的比赛是第一轮最有看点的
  • 5遂宁丝袜会所    [大姚网友]
    3楼,你男的女的? 那个最菜的是我,LC,审核你嘛比啊韩度
  • 6巴彦淖尔小姐多的红灯区    [霸州网友]
    真的很水啊…… ——————※分割线在此※—————— 我们,轻轻地唱着歌... 爱你,就是因为你值得... ≮↓↓某亭子专用签名图↓↓≯
  • 7红河哈尼桑拿按摩    [汝州网友]
    喊LP =,=
  • 8北海桑拿论坛体验报告    [鄱阳网友]
    举个例子:大白的卍解也分阶段,但很明显大白在队长里不是最强的,会二段没什么,前三刃归刃一次就足以超小5的二段了
  • 9桂林足疗    [防城网友]
    欢迎来到这么邪恶的星球——地球`` 地球人欢迎你``
  • 10长沙足疗保健会所    [曾都网友]
    阿醋么? 你不要乱叫。 你只能叫我姐,
  • 11宁波足浴    [西青网友]
    我们公司客户棒子多,恩。
  • 12包头洗浴休闲    [中网友]
    我却以为寂寞了才显得孤单
  • 13池州休闲会所    [永福网友]
    动漫周刊是不能买的,低品味,低趣味
  • 14安顺小姐服务    [隆回网友]
    我呸
  • 15运城丝袜会所    [谷城网友]
    SF~~~~~ 嗯,好文。很感人的说···· 不过小邪这样好可怜捏
  • 16泰安夜生活    [晴隆网友]
    [贰] 攘夷战争结束那天,坂本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假发婆婆妈妈地跟许多人一一道别,台词千篇一律地是“我们将在日本崭新的明天再相见。”早餐时银时挖着鼻孔任视线自由地游移,最后停在了高杉左眼的绷带上。 “以后就得总这样了么?” “又不影响日常生活。” “不不,我是在说,”银时孜孜有声地啜着味噌汤,“你不打算装个义眼什么的么,那个现在很流行。”骗你的,即使你现在很受女孩子欢迎,但如果把你改造成奥贝斯坦那种类型的话亲近你的也只有流浪狗了呦。 “我现在随便砍断你的哪只胳膊之后介绍给你一位很有名的义肢械师吧,可以给你打七折。” 银时看了一眼正襟危坐在小方桌前、双手持笃念着“我要开动了”的高杉,很难确定他刚才的话不是在开玩笑,于是只好笨拙地轻打了声口哨。 再然后新时代开启,旧时代终幕,从前的战友纷纷理所当然地退出了自己如今的生命,高杉站在空无一人的庭院里用木屐踢了踢被烧得焦黑的木桩,没有被绷带遮住的那只右眼微微眯了一下,是不是就得这样了。 是不是也只能这样了?
  • 17开封桑拿按摩    [埇桥网友]
    玩完跑跑卡丁车,弹出一个广告,反恐精英,生化狂潮,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下载了,就喜欢上了,
  • 18绥化什么宾馆有小姐    [珠晖网友]
    但我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能挪得太远。我现在应该是在病床底下,是病床的钢筋支架撑住蹋下来的土石,才让我有了这么丁点儿可以呼吸的空间,如果我挪得太远,离开了这个支架,即便现在右边的空间稍大一点,如果再次发生震动,我肯定会被砸中。 于是我把身子收了回来,只让自己的胸口移开一点,右手下意识地挡在胸前,徒劳地想把它当成一根支柱。 这种徒劳还是换来了臆想的效果,感觉上我有了很大的活动空间。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深呼吸了几次,我便开始喊“救命”,但事实上我的声音根本无法传到外界,我明显感到这铆足了劲呼求救声,它只围绕在我的耳边,我一停,四周立即又变得死寂。我完全不知道现在所处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环境,只希望有人能够听见我的求救声,哪怕对方也是个被掩埋的幸存者。我想,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够回应我一声,即便是一声痛苦的呻吟,也会让我欣喜不已,至少说明在这片黑暗中渴望能重见天日的人不止我一个。这好比在深夜的路上,看到一户人家窗户透出的亮光,令人精神振奋。 作者:119.5.57.* 2009-3-10 13:22   回复此发言 -------------------------------------------------------------------------------- 3 《废墟下的青春》即将出版 可是,我连一只老鼠或一只蟑螂的存在痕迹也无法感觉到。 大约喊了两分钟,我便失声了,同时感到前所未有的渴。我明白,不能再这样喊下去了,这会消耗掉大量的水份和体力,还不等有人把我救出去便体力透支,渴饿至死了。 一方面,我脑袋告诉我不能再这样喊下去,无济于事不说,还消耗大量的体力;但是另一方面,我的思维却又告诉我必须呼救,我不大声喊便不会有人知道我被埋在下面,哪怕开展救援的人无数次从我头顶上经过,我也是没有生还的可能。这两种想法在我心里强烈地斗争,分不清哪一个更有道理,于是我进退维谷,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但有一件事是必然的,那就是无论这两种方法谁对谁错,我都要让自己更加清醒。 于是,我继续努力让自己冷静,开始慢慢回忆起地震之前的一些事情来。 说起来还真不够幸运,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半天不到,就又躺在了病床下。因为是昏倒,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来医院的,我只记得当我醒过来时,王雯静正坐在我的床沿上,水果在她手里转动,长长的果皮快要垂在地上。我刚要和她说话,她就将一瓣梨塞在了我的嘴里,还像对小孩子说的那样叫我别噎着。 而当我再看她时,我仍然不能相信这是事实,这个我怀念两年的姑娘,在我刚来这个城市的不经意间,她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让这一切都看起来那样的不可思议。 我努力地咽下那瓣梨后说:“王静雯?这是怎么回事?” 王静雯把削好的梨放在床头的果盘里说:“渴吗?我去倒水。”说完便头也不抬地起身出去了。 王静雯出去以后,一直到地震发生,她都没再出现过。在这期间,我一直思考,然后开始怀疑这是一个梦,现在梦还未醒。 再回到这片黑暗中,我觉得这更像是一场梦,而之前王静雯的出现是真实的,或许她现在正坐在我的床沿上为我削梨,我暂且不去考虑她为什么会在两年后突然就坐到了我的跟前,她或许还在焦虑,为什么我还不醒过来,她想我醒来后一定会问这是怎么回事,那么她会将已经削好的梨塞一瓣在我的嘴里,然后又担心地提醒叫我别噎着。 我想,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闭上眼然后再睁开,就肯定能看见王静雯手上那条快垂到地的果皮了吧。 可事实上,这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做法,我这样尝试了很多次,可每次睁开眼四周依然一片黑暗,昼夜不明。这座楼已经蹋了,很多楼已经蹋了,我想,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可我被埋在废墟下却还活着,那王静雯呢? 还有处在这个城市的我的父亲呢? 我一下子为他们处境感到紧张。
  • 19那曲洗浴按摩会所    [泽库网友]
    下面的楼没关系吗0.0
  • 20潍坊休闲中心    [柳江网友]
    qq1096324628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在线留言

Online Li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