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桑拿会所|网友留言

Online message

  • 1银川哪小姐多    [盖州网友]
    10楼好伟大= =仰望
  • 2长治保健按摩    [岢岚网友]
    我一说就骂我自己了
  • 3宣城小姐服务    [云浮网友]
    我也很窘,不知道是不是提交了分类才有,还是别的影视类的有这种功能呢?
  • 4本溪足疗    [米林网友]
    http://tieba.baidu.com/ndsl/shipin/play/8c4e53d20014c720b8f74510 是这个吧...
  • 5廊坊哪个地方小姐多    [普定网友]
    蓝色的花瓣 围绕着一抹可爱的羞涩
  • 6怒江的小姐几百一夜呀    [如皋网友]
    我也是,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也电1的
  • 7鞍山桑拿群    [松山网友]
    楼主搞笑撒蛮喜欢动漫不一定要学啊 有那个想法 当然也更好哦
  • 8锡林郭勒盟来酒店怎么叫小姐    [宁蒗网友]
    4楼,我确实理解错了,哎他们是应该先耗70%的蓝
  • 9黑河桑拿会所    [阿里网友]
    喂 赚钱...
  • 10连云港哪有小姐一条街    [民勤网友]
    不找了,审美疲劳了……
  • 11吕梁足疗会所    [静安网友]
    一、置之死地而后生   一九八O年写完《试论中国古典舞》,因为提到了发掘古代舞蹈文化,有位老领导看过手搞直率地对我说:“给你条件你也搞不成”,那用意无非是:你不是编导,空发奇想而已。信口开河谁都会,不能实行又有什么意味,冷水浇头足可降温,搔着头皮想一想,空发议论委实容易,真要想干,显然信我者寡。   还有一事也记忆犹新。一九七九年从北大荒回京落实政策,一时间满心欢喜以为可以由此重操旧业,免当专政对象了,孰料一位老领导——又是一位老领导却十分为我担忧:“你离开廿余年,事业有很大发展,还跟得上趟吗?我们不好安排,还是就在当地……”嗡!脑袋一阵轰鸣,但也很快归于平静,深知靠哀求无济于事,我的价值只有由自己估定了。   说完这两件事不得不立即声明:这不是回头看发牢骚,对那两位老领导也绝无不敬之意,而且还要感谢她们对我十分坦诚和直率的估计。研究中国古代舞蹈文化,思考怎样搞中国的古典舞,我虽然下了一点功夫——包括身处逆境那些年,也一直考虑既钻理论也搞搞实践的研究方法,但人总有堕性,不到山穷水尽,不置之死地就难有强烈的求生欲望,总难把身心凝聚到一个焦点上破釜沉舟的拼搏。上举两事不过是七九年重新工作以来诸多遭遇中的一件两件,应该说,是那些难以历数的和仍然扑面而来的遭遇锤炼了我的意志和决心,推动我求进步、求生存。许多朋友同情我命运的坎坷,偏是坎坷使我体验了生命和时光的可贵。因此承蒙《舞蹈艺术》编辑部的隆荫培同志殷切相约,望我写点关于创作《铜雀伎》的经验、体会,使我为此而搜肠刮肚时,便首先想到把这一点体会写出来,此中无虚饰而是真切的经验谈。倘对治学、创作亦多舛逆而是进是退有些旁徨的朋友稍有借鉴,则此文终还有点真东西。至于其余,则难说是不是狗皮膏药了。   二、理论还是有用   一九八三年中国歌剧舞剧院对《铜雀伎》的文学台本和我汇集的资料以及创作的意向、设想感到兴趣,那时候,在怎么形成汉代舞蹈风格解决一部大型舞剧的文化基调方面,我虽然经过了较长时间的准备和思考,头脑中也产生了一些招之可来的活动形象,然而基本上还处在丰富理论思维并检验理论思维的阶段。究竟什么是汉味,我深感不是一个技术能量问题,没有明确、清晰的理论认识,我必然会在“结合”风格、戏曲风格、《丝路花雨》风格所剩的一条窄胡同里兜圈子,很难找到一条足可信意游骋的出路,甚至难免于抄袭。考虑到这种惨局的可能出现,是惶惶然敢忙造舞姿、编动作预做储备呢?还是坚持多做理论上的研究和思考?回忆当时,那是一次具有决定性的选择。如果故弄玄虚只把理论做装磺,飘飘然以示其胸有文墨,其后果必然是自欺欺人。立意、设想不是真正来自文化基础,则等于没有孕育创作灵感的母体,本非编导又缺天赋,不碰南墙能有什么结果?所以,泰山压顶也不敢动摇,我只能走从虚到实,由理论通向实践这条路。在口头上,没有谁否认艺术是上层建筑、必然反映一定的社会形态和意识形态这个科学道理,可具体到创作实践,从作品看,往往又表现了对此的否定,或许根本不认为理论思维在艺术创作中能派上什么用场。一点突出的感觉便是主观随意性。构成作品的骨架大多仍是技术趣味,缺少艺术表现的现实主义品格——真实性,并因此而显得立意的文化基础淡薄。因为有感于这种倾向,创作《铜雀伎》必须借鉴、吸收这种经验。如果我说自己也有一点优势而不算张狂、吹牛,那么我的优势就在于也搞搞理论和研究,并因此而相信理论思维会使我找到创作灵感,这是我的信念,也是我敢于试一试《铜雀伎》的认识基础。   三、破除迷信、自行其是   人们对狐狸的狡黠大多没有好感,我也无意替狐狸争公道,只是对它的狡黠多疑并不全然否定,左顾右盼路不重行我看也算得是一种聪明,联系到学术研究和艺术创作我倒愿意学狐狸。对专家、里手我不敢不敬,但不迷信他人的经验,甚至缺少宗教徒信仰真经的虔诚。经验是前人、他人的知识积累,但任何才人奇士都不可能遍历大千世界,拥有放之四方而皆准的经验。任何一门专业的权威也总有未及涉足或非所熟知的事物,否则世间不会产生纷纭的学说、主义和各有千秋的文学艺术流派。人类在变革自然、创造社会当中形成的知识技能当然是财富,不过,后继者的头脑如果只是前人经验的“看守内阁”,甚至顶礼膜拜推为戒律,不敢怀疑、动摇甚至于否定,恐怕大家至今还在茹毛饮血。特别是在科学迅猛发展的当代,人对自然、社会的认识不复存在永恒性,知识、经验不断更新、补充,正处于怀疑、否定、变化产生周而复始的短暂循环之中。那么创造遥远汉代的舞蹈风格、艺术气韵我该搬用哪家编导权威的经验,又投哪位门下拜求良策呢?
  • 12海口楼凤    [大荔网友]
    012
  • 13甘孜休闲会所    [凌云网友]
    男头女冠
  • 14芜湖那条街小妹最多    [长宁网友]
    支持楼主,老拉适合这个尤文,但可能不适合未来强大的尤文
  • 15德宏玩小姐在什么地方    [思南网友]
    真的 大叔除了生小宝宝还有没有什麼不会的啊~(赞叹) 蓓蓓你就贴吧~
  • 16宿州楼凤    [定结网友]
    晕菜先生就是他了
  • 17杭州洗桑拿    [坡头网友]
    9: 多多指教啊 10:(抓住)别飘啊凌子
  • 18河池玩小姐在什么地方    [托里网友]
    动画可以忽略
  • 19那曲洗桑拿    [江陵网友]
    保持你母亲队形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在线留言

Online Li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