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桑拿论坛体验报告|网友留言

Online message

  • 1南阳的小姐几百一夜呀    [方城网友]
    网1 我大闺女 龙舟
  • 2贺州桑拿攻略    [永嘉网友]
    话说我也想到了指环王- - the lord of the rings。。。
  • 3池州长那个地方小姐最多    [宁阳网友]
    果然用相机不如用扫描仪照上来好看。 怎么样?
  • 4常德桑拿攻略    [当雄网友]
    其实昨天去买海绵宝宝的碟了.. 但是啊..他的毛绒玩具全部断货了...T,T
  • 5南充休闲会所全套    [绍兴网友]
    窝窝吧早看过了
  • 6昆明的小姐几百一夜呀    [浦城网友]
    LZ你自己去``
  • 7沈阳小姐最多在哪条街    [昌邑网友]
    可能是年龄果实
  • 8三亚休闲会所    [东至网友]
    `
  • 9福建长那个地方小姐最多    [奇台网友]
    阿娇是个好姑娘,冠西是好同志 他们只是生错了时代
  • 10芜湖哪个地方小姐漂亮    [新宁网友]
    -7 俩狂战斧就是俩格,其他装备你出什么 小纳迦在你出狂战那栏里出俩心就完事了
  • 11信阳哪个地方小姐漂亮    [巴里坤网友]
    中国人民子弟兵,顶!!!!!
  • 12苏州按摩    [通道网友]
    这不是我们熟悉的战无吧吧主么?
  • 13张掖什么地方的小姐好    [桐梓网友]
    6级以前一直在线上。火女好像死了1次。7级的时候去上路帮忙,开大杀了拍拍,人头是我拿的
  • 14铜仁桑拿全套    [丁青网友]
    恩 出. 大雪人出
  • 15梧州休闲中心    [淮北网友]
    在做图文,一时找不到一张高密的图片
  • 16铁岭小姐服务    [雁江网友]
    五、10:30~11:30,市场旁对刘天友老人的采访(取自裴建忠笔记)。   在对吴老进行采访期间,康四清站长到,于是带着游老师和裴建忠到市场旁(即卫生所后门左侧)采访老一辈革命军人刘天友。刘天友老人,今年78岁,没有妻子、子女,一个人住在村里集市旁的一间小屋里,我们走到他房间里看了看,很黑,也很脏乱。刘大爷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塑料袋,里面装有参军证明、奖章等材料,我们做了拍照。   刘大爷看上去一米五多的个子,比较瘦小,但眼睛炯炯有神,精神矍铄,很健谈,他对过去的经历很引以为豪。我们坐在门前的圆木上准备采访,站长问老人:“你会不会讲普通话?”,老人自豪地说:“普通话都不会讲,那还有用?”大家都笑了。于是,我们开始倾听老人讲述他的传奇人生。(说明:我们在保证故事原意的前提下,对故事的文字和段落做了一些修改和调整,以使故事更为顺畅、生动。)刘大爷说:      1932年5月我出生在马岚村,16岁时,也就是1948年,我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听说福建省一共抓了三千多个壮丁,我们一起先被关在福州,然后从马尾坐船到上海,再走旱路到安徽某地训练了一个多月。   训练完后,我和我所在的国民党部队被派到安徽境内一个叫土桥的地方驻守。土桥就在长江边上,我们要阻止解放军渡过长江。当国民党兵是没得吃的,官员贪污很严重,军队也很混乱,以致当官的都不敢穿军服,穿军服会被士兵围攻。   一次一个国民党大官来开全军大会,他命令营长以上的官全站在队伍前面,质问他们:“当兵的为什么没得吃饱?这官怎么当的?饭都没吃饱,人家怎么给你打仗?气起来全部把你们给毙了。” 然后他又宣布“现场煮饭给全军吃。”还问我们“吃饱没有?”当时我听说在江心洲中有一个国民党军的营长,实际上是共产党人,已经倒戈了。   驻军在那里一段时间后,国民党主动打过江去,但失败了,不久反被共产党攻过长江。在离江边两公里的地方还有国民党大军守着,天黑了双方都停战了。就在这个晚上,我转身投靠了共产党,并且带来国民党的“情报”说:“晚上不要打,等天亮再打,白天更好打。”天一亮双方就打起来,解放军赢了,大概八点钟的时候就抓到了国民党的团长。就这样,我成了共产党的兵,军服没有立即更换,继续穿着国民党的军服打国民党。   当了共产党的兵以后,的是白天跑,晚上也跑,不知跑了多少天,全军跑到了南京,驻了二十多天。国民党没处跑,有一队1000~2000人的残兵往上跑到青岛,我所在的师部被派到青岛去剿灭他们。当时一个营一千多人,一个团三千多人,一个师就是一万人。我们的番号是24军72师,士兵主要都是南方人,师长说自己是福建人。青岛的敌人一下就打掉了。   后来部队又到建瓯打土匪,就是那些没有跟蒋介石渡台的部队。建瓯打完又转移到了南京。   我一直干的都是通讯兵。在国民党军队的时候没什么事做,只是给首长打打洗脸水之类的事。国民党军队只要排长一级就有通讯兵了,而在解放军中要连长才有通信兵,我就给一个连长当通信兵。连长是上海人,人很好,他给了我一本笔记本和一枝钢笔,还每天教我几个字,比我爹对我还好。连长还想给我一个渡江证(退役后凭证可以得到ZF的补贴),但指导员不同意,说:“如果是从江那边过来的就可以发。”也许指导员权利更大吧,而我确实也是没有渡过长江。   不久连长升到副营长,调到其它部队,我要连长带我走,连长说:“我不能带,我要是正营长就可以带你走。”连长走了我就跟另一个营长,作他的通讯兵,而这个营长会骂人,我死心不愿意跟,连长说:“跟了他以后就不会骂人了嘞。”第二天连长偷偷走了,如果让我知道,我就是会跟着连长走的。   跟了新营长,营长要训练一批新的通讯兵。一个晚上,叫我们所有通讯兵紧急集合,跑圈圈,跑了20多分钟,停下来问我们东南西北在那里。我不知道,就胡乱讲,却幸运的全对了。   后来我又调到师部给参谋长当警卫员,那是我当兵最幸福的一段时间,痛快啊!参谋长经常要叫我去买东西吃,我说:“参谋长,你天天买东西吃,我也要吃。”参谋长就说:“你要吃多少就给你多少,我有不会不给你吃。”以后参谋长每次买东西我都有份。我这人很古怪的,一次想要看戏,我就对看门师傅说:“师傅,我是师部警卫员,我要去里面找我首长。”这样我没买票就看了一场戏。   当兵的时候每年都要登记一下家里的人,那一年又要登记时我想回去了。参谋长说:“等台湾解放了再回去,如果没有工作分配,我就给你介绍到上海、南京的大工厂里当一个小组长,至少是连级干部,还怕没有前途?老婆还讨不到?”我不相信,而且今年轮到我家收田租,一年可以收好几千斤谷子,所以我还是下决心退伍回家了。我从1949年2月入伍解放军,1953年4月退伍,当了四年多共产党的兵。   退伍回来后,村党支部专门培养我,让我当民兵队队长,我当时胸有成竹说:“地区工作我不会,要枪杆子打反革命就找我。”1954年要打白洋大刀会,他们有几千人,我们民兵才去12个,一打我们就死了两个,剩下10个人被包围了,其中一个是五夫的副区长,他很害怕,对我说:“刘天友你当过兵的人,有胆量,你要保护我。”结果最后就我一个人全身而退,另外一个排级干部剩半条命,其他人都死了。   我没有受伤过,我跟你说(小声,作神秘状),他妈的,我是死不了的。我这人从小当小鬼,非常有用,办事、跑路非常快。1955年我分配到了一个工作,结果却因为讨了一个倒霉老婆使我工作下台,她家里有人是白洋反动派的,成份不好。   60年代我又在水吉国办钢铁厂谋到一份差事。厂里有人有意要培养我,厂里一千多人,就我一个人一年之内从买菜的升到事务长,再升到连长。当时发有一个证章,说是“如果钢厂倒了,可以参加到上海工厂。”但真正厂倒时,树倒猢狲散,没有人给介绍到上海去。   从此以后我一直在村里种田到现在。
  • 17沈阳夜生活    [南昌网友]
    但愿米堡能赢 打米堡可比打埃弗顿好多了
  • 18眉山那里小姐最好玩    [柘城网友]
    不知道猩猩见了他俩好意思说话不
  • 19江西哪的小姐质量好    [长安网友]
    柔软的面巾纸 转备好了
  • 20岳阳什么地方小姐最多    [宁江网友]
    貌似是的…… 头三句不像,后面越说越像……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在线留言

Online Li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