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桑拿哪里好_2018桑拿论坛网

湖北桑拿哪里好|网友留言

Online message

  • 1宣城哪的小姐质量好    [庆安网友]
    楼主女
  • 2宁波小姐服务上门电话    [桐庐网友]
    hehe .dui o 昨天下午有段时间贴吧不能用哦
  • 3佳木斯来酒店怎么叫小姐    [于洪网友]
    酱油呀么酱油;; ====================================== .  我已经变了;; .        {但也来不及了;;
  • 4三亚的小姐几百一夜呀    [江东网友]
    哇,做得好
  • 5嘉峪关那条街小妹最多    [改则网友]
    这盘给我吧.... “吾身即吾‘眼’,只要心跳还在,就无法瞒过吾之‘眼’”!
  • 6大庆哪小姐多    [东城网友]
  • 7自贡足浴    [绥芬河网友]
    - - 一试5年啊```你想多了
  • 8遂宁洗浴    [清徐网友]
    比如用木珠子抽,能抽到很多啊怎么办,还得一个一个对照么
  • 9乌海来酒店怎么叫小姐    [平塘网友]
    逍遥弟
  • 10新乡丝袜会所    [台山网友]
    花园天天都过节\(^o^)/~ 爱爱妈妈好走T0T
  • 11自贡玩小姐在什么地方    [阜新网友]
    节哀 要坚强 老人家在天国会幸福的
  • 12金昌桑拿群    [站前网友]
    要是WT不画OP,今天就没人看OP了
  • 13晋城什么地方小姐最多    [奉贤网友]
    第二十六章 西江水势已退,流寇亦基本被招抚安顿,傅耽书为防疫症蔓延,命人备了草药分发与百姓以为预戒,又下令山岭之地为流民擅取开垦,奖励农耕。这本已是尘埃落定的光景,然而傅耽书却一日比一日愈加地烦闷,夜夜独自对着烛台出神发呆,想自己自幼受了多少圣贤教诲,亦曾立誓有朝若能擢高科,登险仕,定要穷竭所有,经世济民,以天下兴为己任,家中世代书香,向来恪行君子之道,列祖列宗惟盼傅氏子孙可登庙堂,执玉笏,立忠贤之名于天下,然而如今自己却被人玩偶一般操弄于鼓掌中,违心去做愧对苍生之事,与那奸佞之辈又究竟有何不同? 每每想到此处,他都恨不得立时抛下这身官服,效那陶潜一般再不为五斗米而折腰权贵,但念及苏远卿在京中处境,又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得这般潇洒而去,种种百般的思量,往往也只化作了一声长夜中的太息。 这一日,傅耽书正端坐案前书写上表,新法之弊虽确为有之,但皆是细微之处,若想一石激起千层浪,让朝中旧党稳握把柄,便只有将一说作十,再多加臆造,只把新政言说的一无是处,漏洞百出,似是惟有立时废除,方能人心大快。 他提了笔,却只觉得千斤一般,字字凝涩,几不能书,正端着一腔的沉痛独自怅然,忽听得轻轻叩门之声,不禁心下一惊,傅耽书曾有吩咐,除了清淮,不准任何人踏步书房之中,当下皱眉沉声道:“是谁?” “傅大人,是我。”门外却是那张主簿的声音。 傅耽书犹豫片刻,轻叹一声,他本欲回绝,但念到右治狱曾于苏远卿的照护之恩,终是拉不下脸面,起身为他开了门,张主簿手中拿着几卷册子进了屋,满面笑意道:“下官近日里寻到几卷市井中的笔记小说,虽是浅白俚俗,却也活泼轻快,颇有意趣,送给大人借个闷子也好。” 傅耽书怔了怔,不忍拂了他的好意,强作微笑道:“张主簿有心了。”说着伸手接了书卷,又与他让座。 这张主簿年不过三十,面相十分和善,举止言语间亦是谦恭多礼,一派读书人的风度,与傅耽书闲聊过几句,望了案上的鹅颈瓶惊疑道:“傅大人这瓶中,怎插了枝枯柳?” 柳枝本是傅耽书离京前苏远卿于汴水边折与他的,他一路珍重收着,只为做个睹物思人的寄托,如今早已枯成根藤条,插在浅青釉色的瓷瓶中,带出几分孤瘦萧疏之意。 “不过是汴京之物,留在身边做个念想罢了。”他低头笑笑,也转头看着他孤零零的柳枝出神。 张主簿一笑道:“傅大人却还是个性情中人。”边说边起身走到案前,伏了身细细去看,又语带惊喜道:“大人这瓷瓶可是钧窑?” 傅耽书跟着他走过去,随手将写到一半的奏表卷起来置在一旁,淡淡笑道:“张主簿好眼力。”钧窑产自北方,岭南之地本不多见,这瓷瓶青中带红,如同天际晚霞铺映,亦是极品釉色,他多年来一向珍爱,清淮方才不远万里地带了来。 张主簿一手轻触了瓷瓶,连连赞叹不止,傅耽书见他实在喜欢的紧,索性狠了狠心将瓷瓶送予了他,只道自此全然了结了相欠右治狱的情分与张主簿此些时日的殷勤之意。张主簿自是欢喜非常,又送了件南丰窑长颈瓶与傅耽书插柳条用,方才千恩万谢而去。 送过了他,傅耽书重坐回案前,望着低垂的柳条,伸出一根手指卷起它,又轻轻放开,兀自把玩了片刻,虽是满心挣扎抵触,却也只得还是取过一旁奏表摊铺在了案上。 时已季夏,汴京城中处处暄和晴丽,草长莺飞,朝廷之中却自施行新法以来便如同降了寒霜一般,那被新政损了利益的,人人憋了一腔怨怒,却又不敢陈言,只把一双眼睛盯牢了变法派诸人,亦恨不得天天上香拜佛,惟盼着能及早出个天大的差谬。 窗外绿荫里几株白莲开的正好,有小蜻蜓悄落其上,似女儿临水自顾,一派脉脉风流。严非台一人坐在书房里,专注看着手上密笺,眸中如同燃了两簇幽幽冷火,半晌,将信笺在手中揉作一团,起身走到窗前兀自出神。天渐渐黑下来,有仆人进来撑了灯,又问他几时用晚膳,严非台头也不回地摆摆手,依旧临窗独立着,目光却愈发阴沉的骇人。 张主簿信中将傅耽书欲再上书攻讦新法一事说的明白,此书一上,无异道出了多少人想说又说不得的话,权公贵介必定纷纷附议,保守一派借了此机亦将兴风作浪,一石激起风波千层,这方定的局面只怕又要风雨飘摇。更何况西江之患已平,傅耽书算得立了头等功劳,皇上本是以赈灾之名遣他前去岭南,如今也该召他回京,他位及参知政事,日后若处处与变法一派作对,新法的道路只将愈加阻塞难行。 夜已深了,案上烛火被风吹得摇摇晃晃,拖了他的影子在地上,如同一片漫漫洇开的阴冷水渍。严非台转过身,面上已恢复了平静之态,手中却犹还握着那皱了的纸团,已被汗水浸的湿了。他慢慢踱了几步,转回到书案边,翻开半合着的一册《汉书》,翻了几页,手指在几行小字上来回摩挲,轻声念道:“尊亲执圭璧,使巫策祝,请以身填金堤……以身填金堤……” 边自语着边低了头,手微微有些颤抖,呼吸似也沉重起来,在静夜中听得清明,窗外树枝上簌簌一响,传来一声乌啼,他猛地一惊抬起头,眸中竟全是惊惶之色,顿了片刻,忽的灭了烛台,走将出去。
  • 14娄底桑拿体验论坛    [岳阳网友]
    uyv
  • 15乌兰察布哪的小姐质量好    [博山网友]
    RT
  • 16临沂桑拿哪里好    [林周网友]
    打屁股-,-
  • 17漯河沐足    [闽清网友]
    我有看艳情小菊花,可是没看十七皇子,我觉得应该不影响吧……销魂小百合跟野浪小迎春都好好看!
  • 18吴忠什么地方的小姐好    [雅安网友]
    没必要
  • 19河南休闲中心    [元坝网友]
    怎么了??
  • 20遵义足疗保健会所    [仙游网友]
    加吧!
分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在线留言

Online Liuyan